關於部落格
~為了肯定自己的廚藝,考了廚師證照,卻常沒時間下廚~
~所以決定藉由相機,將走過的路、做過的事,記錄下來~
~以相片當食材、文字為佐料,烹調出一道道的私房小菜~
~在此邀請您與我一起品嚐,這一桌屬於我回憶的私房菜~
  • 746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2010_04_25北門。烏腳病紀念館








車行台17縣濱海公路,到了台南北門放慢車速,很容易就能看見往「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館」的指標。



依循路標指示,跨越這條圳溝,
「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館」就在不遠處。











這一幢「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館」,是紀錄王金河醫師對烏腳病患的奉獻,與台灣醫療史上嘉南沿海居民慘痛的苦難,經由文建會爭取經費,將「金河診所」整建的紀念館,也是台灣第一座以醫療為主題而成立的文化館。






看清楚,星期一是休館日,
要親臨目賭這些珍貴的紀錄,可要挑對日子喔!



1957年間,當殘酷的烏腳病蔓延南台灣學甲北門嘉義縣布袋義竹等地之際,王金河醫師,在「金河診所」無怨無悔為身患烏腳病的居民醫療,無所私求奉獻了數十載。




早期烏腳病治療工作的「鐵三角」可說是:孫理蓮謝緯王金河
實際負責「憐憫之門」的王金河醫師,將他的一生心力,都奉獻給烏腳病患。稱他為烏腳病人之父絕對是當之無愧。



1950年代末期,沒有自來水的年代,台灣西南沿海的北門、布袋、學甲和義竹等地區,由於長期飲用含的地下水,開始出現烏腳病。烏腳病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症狀,只有因肢體末端血液循環不良,而出現的手腳末端有冷、麻感覺,以及將手、腳抬高一陣子,指尖和腳尖就變成白色的徵候。
另外,一般人手腳如果碰到尖銳的或是熱的東西,就會很快地縮回來;但是烏腳病患者因為手腳末端的末梢神經受到破壞,因此缺乏這種反射動作,使得四肢末端特別容易受傷而發生潰瘍。一般人潰瘍通常很快就會好,但是烏腳病患者的潰瘍卻不容易痊癒,而且會慢慢擴大、變成黑色壞疽,然後繼續往上延伸。
當地人稱烏腳病為「烏乾蛇」,這是很傳神的名字,「烏」指的是壞疽的顏色;「乾」是指壞疽部位不會流出血水;「蛇」則是指壞疽會從四肢末端往上延伸。
由於患部極度疼痛,只要患病它就會讓患者痛得永無安寧之日,最後只有走上截肢一途,才能躲過「烏腳病」最終索命,有些人甚至會因無法忍受折磨而仰藥自殺。



這塊木匾上清楚記載著
「烏腳病」開始被重視的年代......還有王金河醫師為烏腳病患付出的點點滴滴......
邀請您點選【
開啟大圖】,詳閱這一段無私奉獻的歷史記載。







依照建議參觀順序,我們先到了「導覽區」。
親切的館方人員,為我們播放烏腳病紀錄片,片中一幕幕令人鼻酸的血淚畫面,讓蚊子馬麻早已成了淚人兒,就連男兒有淚不輕彈的我,也禁不住紅了眼框。



「見證區」懸掛著2007.09.29紀念館啟用,開幕剪綵的歷史畫面。











這個印章,可以蓋在導覽簡介,或是自己隨身筆記上,留下曾經探訪「烏腳病紀念館」的印記。



接下來的截肢標本陳列室,裡面有泡在福馬林藥水中的手掌與腳踝《奉勸膽小者請勿進入》我們家的小蚊子,早在看完紀錄片,已經對這整個空間感到相當的畏懼,我跟本不敢帶他進去,而我本身也是鼓足了勇氣,才緩步進入了陳列室。



陳列室彌漫著一股血淚交織的哀傷空氣,在這樣的氛圍裡,我似乎可以感受到陣陣無奈的啜泣。
照片中怵目驚心的畫面,已經用馬賽克處理。自認膽識過人者,請點選→【
開啟無碼照片】。




當年執行動刀手術的謝緯醫師,每周安排一次,遠從南投驅車到台南北門,不辭辛勞為病患安排截肢手術,讓患者得以延續寶貴的性命。
謝緯醫師長期為烏腳病患勞苦奔波,不幸於1970年6月在前往診療途中,發生交通事故身亡,因而讓這治療烏腳病的「鐵三角」痛失一角。



牆上掛著是王金河醫師的心情.....
陳述著
為病患做了不捨又無奈的決定



「愛與奉獻展示區」無國界的愛~孫理蓮女士,美國長老會宣教士,
1927年隨夫婿來台宣教,
1954年成立基督教芥菜種會。
1960年應王金河醫師的邀請,目睹了烏腳病患的慘痛。
同年5月20,決定由芥菜種會在金河診所設立免費診療,發揚她的大愛精神。



牆面上一則則的留言,都是遊客們留下對王金河醫師數不盡的敬佩與祝福。現年高齡95歲的王醫師,育有九名子女,各自事業有成,目前與兒女長居台北。



大蚊子有感而發,提起筆來寫下他想對王醫師表達的敬佩。



小蚊子要求哥哥屬名時,要把他的名字一起寫上去,因為他也知道王爺爺真得很偉大哦!



滿牆的珍貴畫面,用心把每張圖、每個字消化後,就能知道什麼叫做「偉大的情操」。



館方熱心的志工爺爺,盛情的為我們做圖文補充解說。
並且要大、小蚊子兄弟倆,在王爺爺的照片前和他打勾勾,答應要聽父母的話,當個乖小孩,還要用功讀書,將來和王爺爺一樣行醫救人。



志工爺爺跟我們講,泡在福馬林藥水中的一隻小腳踝,就是這位小孩的。爺爺說:「這小孩打從娘胎就已經吸收了母親喝下的每一口水(含砷地下水),日積月累的情況下,就成了年紀最小,最無辜的受害者。」



志工爺爺帶我們一家人到這裡,說要幫我們拍張全家福,不僅充當我們的攝影師,還幫我們每一個人安排好座位和姿勢,簡直就跟專業級的攝影師沒兩樣。



紀念館的隔壁就是孫理蓮女士和王醫師創辦的「北門嶼免費診所」。







當我們踏進來的時候,小蚊子怯步了,他說不敢再看到那些慘痛的畫面。在一經過一番安撫後,他才鼓起了勇氣,隨行在我們身後。



站在掛號處的沈痛、徬徨與無奈,是所有患者一致的心情。
因為這並非一般感冒生病,到診所看醫生,喝個藥水、吞上幾顆藥丸,就能藥到病除。只要患上烏腳病最終殘酷的命運,不是放任等待死神召喚,就是得走上截肢一途。



每張竹椅的背後,都擁有著一段辛酸血淚的真實故事。







古董級的裁縫車,曾是讓截肢後的患者,習得一技之常的希望工具。



烏腳病患為了保住性命,與自己手腳『分家』的~手術室。



謝緯醫師就在這張手術台上,從鬼門關中挽回了許多生命。




各式各樣的醫療器材,看得令人不寒而慄。















簡陋的醫療設備,可見當時行醫救人是多麼的克難。



步出基督教芥菜種會的免費診所後門,在後院看見的白色建築是政府出資興建的「二層病房」。



身體上的病痛有王金河醫師的醫治,心靈上的療養,就得靠這一間北門嶼基督教會,它曾經是讓身心受創的烏腳病患者,在心靈上得到膚慰的重要場合。



在政府相關單位的通力合做下,已將烏腳病紀念館、北門嶼免費診所紀念館、北門嶼基督教會規劃成「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園區」。
走了一趟沈痛的旅程,上了一堂慘痛的歷史課之後,得知烏腳病雖然在台灣已趨消失,但並非完全根絕,此刻心情只有衷心期許永遠不要再有人受如此的苦難了。




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館的所在:
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
台灣烏腳病醫療紀念館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